第8章 初学法术
对了,作为作者我忘记和你们说了。这名少年也就是我们的主角她的名字是秦钰。 不知过了多久,秦钰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的房屋中,他现在还不敢睁开双眼,因为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他还有点不敢面对恐惧。 “小子睁开你的眼睛吧,我只知道你醒了。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一个神秘的声音对秦钰说道。 本来秦钰还有些害怕,后来心想“反正我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然后他就睁开了双眼,睁开双眼后秦钰发现自己的前方有两个人并排在看着自己。 这两个人以秦钰的眼光看说实话打扮挺奇怪的,其中靠左侧一个身穿纯白布袍,这种古代书生一样的打扮特别符合他的气质。面容俊朗面部线条又偏柔和笑起来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们反观右侧这个人,这个人却正好与之前的书生相反。身穿一袭黑色铠甲单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长相虽说还是不错但面部表情就有些单调了,严肃的面孔好像从来都不会笑一样,给人一种冷酷压抑的感觉。 秦钰观察了一下这两个人心想“怎么穿的都跟古装电视剧里的一样,我还以为我走错剧组了呢。”,当然秦钰想是这么想他却不敢说出来,就算换一个人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对面这两个货绝对是不好惹的家伙。 “欢迎你的到来少年!”白袍书生首先打破了沉寂向着秦钰问好,旁边的黑色铠甲男却还是一声不吭的。 秦钰没有理会白袍书生的问候开门见山的反问道:“我这是在那里?你们又是谁?” “看来你很好奇我们的身份。”白袍书生微笑着说道。 “是的,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在这里和你们聊天”秦钰回道。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我的名字叫帝江另外这个面瘫叫做烛九阴。我们都算是上古神神兽吧,但多多少少也算是个神。”白袍书生娓娓道来。 “帝江你再说我是面瘫小心我杀了你。”名字叫做烛九阴的黑色铠甲男终于开口了,没想到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威胁说要杀了身边的白袍书生帝江。 “你要是想杀我就来啊,谁怕谁啊。几千年之前又不是没动过手,你要是能杀得了我我还能在这和你说话?”帝江反驳道。 “要不是你掌管空间跑得太快,你以为我杀不了你?”烛九阴气急败坏回道。 秦钰看着这两个冤家吵架顿时感觉自己好多余,没想到这哥俩就像自己不存在一样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骂起来了,就怕这哥俩一会要是动起手来自己也要遭殃。 不过秦钰回想起帝江与自己说的话内心还是将信将疑,曾经看过古代神话故事的都知道帝江和烛九阴都是上古神兽,也都是十二祖巫中的一员。帝江掌控空间,烛九阴又叫烛龙掌控时间。 但是秦钰怎么看这两个人也不像曾经自己在电脑上看见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神兽啊。就在秦钰还在为面前的两个怪咖思考的时候,帝江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看来你的神经很大条啊,如果一般人知道到我们身份的时候只有两个想法,第一是不相信我的话会觉得我们两个人是精神病,第二呢就是相信我们说的话并且内心非常惶恐,但你却是一个例外跟没事人一样这让我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哥俩已经吵架完毕了,随后帝江向秦钰说道。 秦钰听到帝江的一席话没有直接回答他,低着头沉吟了片刻对帝江缓缓说道:“首先呢我相信你们两个说的是事实,因为普通人可没有能力把我这样一个死掉的灵魂通过不知名的方法弄过来,其次既然我都已经死了也没必要害怕,还有什么比死亡能够让人更加害怕的呢?,再一个既然你们将我带到这里绝对不是闲得无聊,一定有什么事情想要让我帮忙吧,这样一想我就更加不害怕了。” “嗯,处事而不惊临危而不乱,少年你很好。不过你竟然能猜到我们的目的,真是枉我一世英名啊。”帝江开玩笑的回道。 秦钰听到帝江这番话无奈的摸了摸头心想:“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真是太不要脸了。”秦钰却没想到的是在帝江身边的烛九阴的想法和自己竟然出奇的一致。 帝江好像没看见秦钰身上之前的细微动作随后说道:“既然你都明白我们的想法那我就开门见山的告诉你我们把你带到这里的原因好了。”这时候帝江身上的儒雅气质不见了,表情很严肃的继续说道接下来的话。
上一页下一页

Copyright © 201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